234旧址二十(1/2)

加入书签

  王妧逐渐醒来。

  交谈声忽远忽近,落入她耳中。

  “还好大小姐没出事……”

  “百毒不侵……真像是巫圣血脉才有的能力。”

  “胡说八道!王氏祖宗十八代都没来过这个鬼地方!”

  当武仲的声音加入时,交谈便开始转为争吵。

  王妧也彻底清醒过来。

  卷起的营帐门帘外是熹微的日光。

  王妧首先看见的是路婴的身影。

  少年侧身坐在固定绳索的木桩旁,心思却不知飞去了哪儿。

  王妧起身活动了手脚,除了感觉到几分挥之不去的疲惫,一切无恙。

  她探身出去,这才看见营帐前的武仲、老四、老五和老六几人。

  她的眼神黯淡下来。

  路婴精神萎靡,看起来像是一夜没睡。见王妧走出营帐,他似乎放下了一件心事。

  武仲走过来,对王妧说:“看样子,我们今天就能出去了。”

  其余三人却面带忧虑。

  王妧听见武仲的主张,当即正色道:“武仲,你随我去找邢念的……找到邢念。庞翔呢?我有话要和他说。”

  她心里想着,她欠詹小山一个交代,却没看到武仲朝她身后挤眉弄眼。

  “王、王姑娘……”

  邢念从营帐另一侧绕了出来,毫无征兆地发出声音,倒吓了王妧一跳。

  王妧一转头,便看到邢念穿着一身短窄的外裳、十分拘谨地低着头站在那里。

  她惊诧万分,伸手指着邢念,又指向武仲。

  武仲得意忘形,走过去揽着邢念的肩膀,说:“不用找了,他就在这儿呢。”

  邢念苦笑一声。

  经过昨夜那件事,他算是彻底栽在武仲手里了。

  庞翔借给他一套干净衣裳。对他来说,衣裳虽不够合身,却比脏衣舒适得多。

  “是武大哥救了我。”

  他被逼着和武仲叙齿,以后见面只能自称小弟,而称武仲为大哥。

  王妧不知道这一节。她只在为邢念死里逃生而庆幸。

  她是睡昏头了。

  武仲当时就应该发现邢念没有及时赶到哨岗,而且,老五也知道她急匆匆回到障鬼台是为了救人。

  事情不会在她昏迷的时候发展到不可挽回的地步。

  这时,庞翔闻声而来。

  他脸上的神情和老四几人一模一样。

  “大小姐,昨夜袭击障鬼台的……”

  “是厌鬼。”王妧要说的便是这事。

  庞翔愣了愣。他只是有所猜测,却不如王妧这般笃定。

  “这么个玩意儿,一刀就能放倒,鲎蝎部的人也太没用了。”武仲凑过来,说着风凉话。

  “不,传说中,厌鬼是杀不死的。”庞翔语气沉重,“因为,他们早已是死人。”

  其他人,特别是老五,都把头埋得很低。

365bet足球数据直播  庞翔让出他身后新踩出来的一条小道,看向不远处的石台,说:“当年,鲎、蝎两部一整队人马深陷浊泽,活着走出来的只有我们七个,其他人,全都死在这里了。它……他曾经也是我们的兄弟。”

  石台前,一具枯瘦如柴的尸骨静静地平躺着,一点腐烂的迹象也没有。

  微光照着它身上那层松垮的皮肤,黢黑的骨头透出诡异的重影。

  “你打算如何处置

章节目录